来生

来生,你想做什么?做男人?做女人?还是什么? 来生,我想做微风,做细雨,做游云,做惊雷。

夜里,失眠,辗转反侧,想的依旧是那些无法解决的事情,可思绪哪里由得你想或是不想,想的多了,便进入了一个自我的牢笼,进入了一个死胡同,在这种极致的绝望中,或许想到最多的是来生吧。 来生,你想做什么?做男人?做女人?还是什么? 来生,我想做微风,做细雨,做游云,做惊雷; 为什么要做风,做雨,做云,做雷? 喜欢飘落的细雨,喜欢暖阳下的微风,喜欢随风游行的云朵…或许它们是相对自由的吧。 它们也彼此受制约,彼此被影响。 那来生,就做没有“生命”的一切好了。做巍峨的大山,做微起的小土丘;做奔腾的大江大河,做悄落的小水滴;做茂盛的大树,做迎风的小草。 可是所有的事物都要受到岁月的洗礼。沧海桑田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?路边的鹅卵石也是同样的呀! 既如此,那就什么也不要做好了,没有来生不就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