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灭

我原以为,也就只有我会遇到这样奔溃的事情,但当身边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时,才知,这样的“伤”会一次次自动撕裂开来。 好累

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对家人说要辞职,一直记得妈妈当时的微信:“你若辞职了,我死了也不会高兴。”这句话如同魔咒一般压着我,让我喘不过气来,无法呼吸。或许是因为这句话我始终都没有辞职,只是始终也无法释怀。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怪不怪妈妈,我也没有再对她说过工作的事,我想我是埋怨她的,想来她也是很为难吧。

后来,她也说过:“口唤我给了,你想辞职就辞职吧。”我当时好像只是对她笑了一下,是个冷笑吧。

今年的这个时候,朋友给他母亲说想辞职的事情,他母亲同样以死相逼,以跟他父亲离婚相逼。他最后也没有辞职。 好像“死”是最好的决胜的方法似的,百试百灵。可是使用的人始终未能考虑到被逼之人所受到的心理伤害和压力。

   遇到了这样的情况,是不遇到以同样的方式逼回去呢?
   如此折腾下去,是否能实现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呢?
   现在的我,如一条死鱼,漂在那一滩死水中。
   我在22岁那年“死”去,不再呼救。

瓶子

2020年4月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