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宵节后记之「灯下散步」

我真想

一直坐在这里,看教室里人人忙碌的笔,什么也不做。 不过,那是死人才做的事情吧? ……待我切换,回到活人世界……

元宵节

不团不圆,不喜不欢,不笑不乐。 嘈杂,真吵,从没有听过如此刺耳的炮竹声。每一声都刺入耳郭,让人难以平静。


我是安静的分割线

校园里

匆匆人影,萧萧草地,只有马路上肉眼所及的三盏路灯宠溺着大地。 我听着快节奏的歌,手指慢慢点击屏幕,一次,一次,慢慢累积思想。 教室来了一个人,又来了一个人,选择合适的位置,准备对战文字。 我依然麻木的任由思想漂流,直到天快黑了才发现我已经在这里坐了快一个小时,耳朵里还是只有一首歌的振动,振动着耳膜。

书包

静静地陪着我,默不出声。白色保温水瓶朝着我张望,等待着我解救。 我的右腿膝盖还是隐隐不适,左手虎口酸痛,等待解放。大概是缺乏锻炼。 没注意教室里竟然已经有六个人,各分一处,除了一对情侣样的男女。 我想换一首歌听,竟然找了五分钟。天黑了,现在是灯的天下,或者静止,或者流动。 教室又进来一个人。可是我还在张望,努力激起自己翻书的欲望。 我真想一直坐在这里,看教室里人人忙碌的笔,什么也不做。

不过

那是死人才做的事情吧? ……待我切换,回到活人世界……

  • 文科楼三楼
  • 2016/03/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