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
    45 posts
幻灭
我原以为,也就只有我会遇到这样奔溃的事情,但当身边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时,才知,这样的“伤”会一次次自动撕裂开来。 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对家人说要辞职,一直记得妈妈当时的微信:“你若辞职了,我死了也不会高兴。”这句话如同魔咒一般压着我,让我喘不过气来,无法呼吸。或许是因为这句话我始终都没有辞职,只是始终也无法释怀。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怪不怪妈妈,我也没有再对她说过工作的事,我想我是埋怨她的,想来她也是很为难......
使命
瓶子:羊,你觉得你活着的使命是什么? 瓶子:对于辞职,你后悔吗? 羊羊:不后悔?要说后悔的话,就是不能再陪着你,你就要一个人上班,一个人下班。你呢? 瓶子:后悔,也不后悔。后悔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,我很想你,想你陪着我;不后悔是因为想让你去做自己喜欢的事。 瓶子:羊,你觉得你活着的使命是什么? 羊羊:就是陪着你呀,我的使命就是你呀! 瓶子:大三读《月亮与六便士》,我就在思考人活着的使命是什么?我的使命又是什么?......
来生
来生,你想做什么?做男人?做女人?还是什么? 来生,我想做微风,做细雨,做游云,做惊雷。 夜里,失眠,辗转反侧,想的依旧是那些无法解决的事情,可思绪哪里由得你想或是不想,想的多了,便进入了一个自我的牢笼,进入了一个死胡同,在这种极致的绝望中,或许想到最多的是来生吧。 来生,你想做什么?做男人?做女人?还是什么? 来生,我想做微风,做细雨,做游云,做惊雷; 为什么要做风,做雨,做云,做雷? 喜欢飘落的细雨,喜欢......